欢迎您来到毛泽东研究网    
读书品文

学习毛泽东同志《反对自由主义》

来源: 《求是》2019年6月16日 作者:曲青山 点击数: 时间:2020-07-21
  

 毛泽东同志的《反对自由主义》篇幅不长,只有1300多字,但字字珠玑,提出了许多独到见解和重要论断,蕴含着磅礴的思想伟力,始终放射着马克思主义真理光芒。当前,全党正在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重温这篇文章,对于贯彻“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的总要求,同一切影响党的先进性、弱化党的纯洁性的问题作坚决斗争,努力把我们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一、历史转变:《反对自由主义》写作的时代背景

  毛泽东同志为什么要写《反对自由主义》,这篇文章是在什么时代背景下写的呢?了解写作的时代背景能够帮助我们准确理解和把握文章的主要内容和精神实质。

  毛泽东同志《反对自由主义》发表于1937年9月7日。就在两个月前的同一天即7月7日,发生了中国现代史上一个重大历史事变——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这个事变成为中共党史上土地革命战争与全民族抗日战争历史阶段划分的重要时间节点。由于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入侵,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严重威胁。因此,阶级矛盾开始让位于民族矛盾,中日之间的民族矛盾上升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中国现代历史和中共党史也就进入了全民族抗战时期。社会主要矛盾决定着社会性质,也决定着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所处的历史方位和所肩负的历史任务。七七事变发生,标志着全国抗战开始,也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开始了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向全民族抗战时期的历史转变。

历史的转变,对党的领导及自身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那么,我们党当时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呢?从当时情况看,党既有相适应的一面,也有不相适应的一面。从相适应的一面看,党成立十几年来,经历了大革命、土地革命战争洗礼和考验,领导红军取得了长征的伟大胜利,已经从一个幼年的党逐渐成长为一个成熟的党。尤其是以遵义会议为起点,我们党形成了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集体,并开始纠正党内“左”的错误,制定实施了正确的军事战略和方针。全国抗战一开始,1937年7月23日,毛泽东同志就发表了《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即洛川会议,讨论通过《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等,阐明了党的全面抗战路线和党在抗战时期的基本政治主张及工作方针。这表明我们党开始掌握了领导抗日战争的主动权。

从不相适应的一面看,面对历史转变,我们党如何开创工作新局面,是一个重大挑战。在遵义会议上,尽管我们党解决了军事领导和军事战略方针问题,但政治路线和思想路线的问题既没有触及,更没有解决。因此,党内“左”的和右的错误思想,特别是王明“左”倾教条主义还有着较大影响。从党组织和党员构成看,大革命失败后,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广袤农村,党领导的武装也长期处于游击战争状态。随着党员队伍不断扩大,党员成分更加复杂,大量新党员来自农民、手工业者及其他小资产阶级。小生产者的个人主义、宗派主义、自由散漫、自私自利等思想观念和不良做派侵蚀着党的肌体,涣散着党的组织。如何适应形势任务的发展变化,巩固党的队伍,提高党员素质,加强对党员、干部的思想政治教育,把党建设成为一个全国范围的、广大群众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任务十分繁重和艰巨。为了使我们党能够有效地领导和推进伟大的抗日战争,就必须在党内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用无产阶级思想战胜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把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出身的党员努力教育改造成为无产阶级先锋战士,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反对自由主义》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产生。当时,这篇文章是毛泽东同志应正在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工作学习的胡耀邦同志的请求而写,发表在抗大内部校刊《思想战线》上。文章针对的是抗大部分学员存在的组织纪律散漫现象,但所论述的问题在全党具有普遍性。因此,文章发表后很快在党内得到广泛传播。需要指出的是,毛泽东同志在这里所使用的“自由主义”,有其特定内涵和外延,它专指我们党内出现的一种违反组织纪律的错误言行,这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流行的“自由主义”思潮,不是一个概念和范畴。

从不相适应的一面看,面对历史转变,我们党如何开创工作新局面,是一个重大挑战。在遵义会议上,尽管我们党解决了军事领导和军事战略方针问题,但政治路线和思想路线的问题既没有触及,更没有解决。因此,党内“左”的和右的错误思想,特别是王明“左”倾教条主义还有着较大影响。从党组织和党员构成看,大革命失败后,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广袤农村,党领导的武装也长期处于游击战争状态。随着党员队伍不断扩大,党员成分更加复杂,大量新党员来自农民、手工业者及其他小资产阶级。小生产者的个人主义、宗派主义、自由散漫、自私自利等思想观念和不良做派侵蚀着党的肌体,涣散着党的组织。如何适应形势任务的发展变化,巩固党的队伍,提高党员素质,加强对党员、干部的思想政治教育,把党建设成为一个全国范围的、广大群众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任务十分繁重和艰巨。为了使我们党能够有效地领导和推进伟大的抗日战争,就必须在党内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用无产阶级思想战胜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把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出身的党员努力教育改造成为无产阶级先锋战士,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反对自由主义》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产生。当时,这篇文章是毛泽东同志应正在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工作学习的胡耀邦同志的请求而写,发表在抗大内部校刊《思想战线》上。文章针对的是抗大部分学员存在的组织纪律散漫现象,但所论述的问题在全党具有普遍性。因此,文章发表后很快在党内得到广泛传播。需要指出的是,毛泽东同志在这里所使用的“自由主义”,有其特定内涵和外延,它专指我们党内出现的一种违反组织纪律的错误言行,这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流行的“自由主义”思潮,不是一个概念和范畴。

 四、警示启迪:《反对自由主义》的重大现实意义

  毛泽东同志《反对自由主义》迄今已发表80多年了。80多年来,世情、国情、党情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形势、时代、任务也与当年有了很大不同。那么,历史上的自由主义是否已经消失,党内反对自由主义的任务是否已经完成了呢?答案是否定的。由于我们党长期执政,由于我国进行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由于外部环境的复杂多变,由于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地方和部门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自由主义在党内曾一度泛滥,并种类繁多,花样翻新,而且与个人主义、分散主义、好人主义、宗派主义、山头主义、拜金主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等相互交织叠加,给党和人民的事业带来巨大危害、造成严重后果。党所面临的形势、面对的挑战和考验,更加复杂,更加尖锐,更加严峻。

  当年,毛泽东同志写《反对自由主义》的时候,列举了自由主义的11种表现。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次重要讲话中,就一个时期以来党内存在的各种违规违纪违法问题与现象,也列举了大量方方面面、形形色色的表现。

  2013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了一些党员、干部信仰缺失的4种表现。他说:“有的以批评和嘲讽马克思主义为‘时尚’、为噱头;有的精神空虚,认为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的幻想,‘不问苍生问鬼神’,热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气功大师’;有的信念动摇,把配偶子女移民到国外、钱存在国外,给自己‘留后路’,随时准备‘跳船’;有的心为物役,信奉金钱至上、名利至上、享乐至上,心里没有任何敬畏,行为没有任何底线。”

  2014年1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了干部队伍中自由主义的7种表现:“有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严重,目无组织纪律,跟组织讨价还价,不服从组织安排;有的党组织和领导干部在处理一些应该由中央和上级组织统一决定的重要问题时,事前不请示、事后不报告,搞先斩后奏、边斩边奏,甚至斩而不奏;有的变着法儿把一件完整的需要汇报的大事情分解成一件一件可以不汇报的小事项,让组织程序空转;有的领导班子既有民主不够、个人说了算问题,也有集中不够问题,班子里各自为政,把分管领域当成‘私人领地’,互不买账,互不服气,内耗严重;有的只对领导个人负责而不对组织负责,把上下级关系搞成人身依附关系;有的办事不靠组织而靠熟人、靠关系,形形色色的关系网越织越密,方方面面的潜规则越用越灵;有的党组织对党员、干部疏于管理,缺乏严肃认真的组织生活;等等。”

  2015年1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了一些党员、干部违反政治规矩的现象。他说:“在一些干部中,乱评乱议、口无遮拦现象比较突出。如果造谣生事那是违反党纪甚至违反国法,但这些人就是在那儿调侃,传播小道消息,东家长西家短乱发议论,热衷于转发网上不良信息,甚至一些所谓‘铁杆朋友’聚在一起妄议中央大政方针。有的人热衷于打探消息,四处寻问,八方打听,不该问的偏要问,不该知道的特想知道,捉到一些所谓内幕消息就到处私下传播。”

  2016年6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就党内政治生态存在的问题,强调指出,“从组织和组织的关系看,有的党组织违背‘四个服从’原则,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对党中央和上级的决策部署合意的就执行、不合意的就不执行;一些上级党组织对下级放弃管党治党责任,甚至发现问题也一味姑息迁就、放任自流。从个人和组织的关系看,有的党员、干部党的意识弱化、组织观念淡薄,不相信组织、不服从组织、不依靠组织,把党组织当成了来去自由的‘大车店’、各取所需的‘大卖场’、自行其是的‘私人俱乐部’;有的领导班子成员特别是一把手不正确理解和执行民主集中制,搞家长制、一言堂或自由主义、分散主义、宗派主义,有的甚至把所在地方和分管领域当作‘独立王国’、‘私人领地’;有的党组织对党员、干部管理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从个人和个人的关系看,有的党员、干部讲利益不讲党性、讲关系不讲原则、讲面子不讲规矩,甚至把党内同志关系异化为人身依附关系,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

  以上这些问题和现象为什么会发生和存在、怎样去克服和解决呢?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具有近百年历史的大党、革命党、执政党来说,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毛泽东同志当年列举的自由主义种种表现,至今在党内不仅依然存在,而且有变种、有发展。从其表现形式和特点看:既有自由主义的一般表现形式,也有在不同部门、不同领域、不同方面的特殊表现形式;既有政治上的自由主义,也有思想上组织上纪律上的自由主义;既有少数党组织的集体行为,也有部分党员、干部的个人行为;既有一些中高级干部的言行,也有一些普通党员、干部的言行;既有历史上遗留下来的老问题,也有现实条件下产生的新问题。就党内各种违规违纪违法现象看,探寻其发展过程和历史轨迹,都能找到自由主义的因素和根子,都能看到自由主义的幽灵和影子。大量事实表明,自由主义是涣散人心的诱因,是破坏纪律的根源。党内所有违规违纪违法者,最初都是从犯自由主义开始的。一方面,我们一些党员、干部犯自由主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结果从量变到质变,从违规到违纪违法,走上了不归路。另一方面,我们一些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对自由主义现象听之任之,熟视无睹,不批评、不制止、不斗争、不反对,放纵自由主义,致使一些人由小错逐渐演变成大错,最后走向犯罪的深渊。联系当前实际,今天,我们重温毛泽东同志的《反对自由主义》,可以从中受到警示启迪,对于我们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从严治党的一系列重要论述、加强党的建设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五、发扬斗争精神:坚决反对自由主义

  对党内存在的自由主义,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应该采取毛泽东同志当年提倡的坚决反对的态度,将其作为全党思想战线的任务之一。这就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所要求的:增强党内政治生活的政治性、时代性、原则性、战斗性,克服党内政治生活的娱乐化、庸俗化、随意化、平淡化,发扬斗争精神,认真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坚持不懈,持续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正像毛泽东同志指出的那样:“党内不同思想的对立和斗争是经常发生的,这是社会的阶级矛盾和新旧事物的矛盾在党内的反映。党内如果没有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思想斗争,党的生命也就停止了。”物质的运动性,矛盾的对立统一性,决定了党内正确思想和错误思想会进行经常性的斗争,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是现实的客观存在。只要自由主义在党内有存在的土壤和条件,它就不会消失,也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所以,反对自由主义是一项长期任务,我们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抓全面从严治党,是从抓作风建设开始的;抓作风建设,又是从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切入的;并且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以思想建设为基础,严明党的纪律,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加大反腐败斗争力度。这一系列管党治党的有力举措,使党内政治生态明显好转,政治气象为之一新,党的面貌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那样: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永远没有休止符,不可蜻蜓点水,不可虎头蛇尾。我们党要长期执政,要完成执政的历史使命,管党治党就一刻也不能放松,不能奢想一劳永逸。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自由主义是党的肌体的腐蚀剂,是党的大敌,人民的大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大敌。大敌不除,事业难成。我们的武器是什么?就是批评和自我批评,这是党长期形成的、具有独特优势的、党的三大优良作风之一。我们要通过行之有效的、高质量的民主生活会、组织生活会和“三会一课”,积极开展党内思想斗争,经常咬耳朵、扯袖子,红红脸、出出汗。这项工作做好了,做经常了,自由主义就没有市场,也就无处藏身。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批评和自我批评是清除党内政治灰尘和政治微生物的有力武器”,“我们不能因为社会环境发生了变化就把我们防身治病的武器给丢掉了,把党的优良作风给丢掉了”。我们开展党内思想斗争的基本遵循是什么?就是党章和《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等一系列党内法规。严肃认真的党内政治生活是我们党坚持党的性质和宗旨、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的重要法宝,是解决党内矛盾和问题的“金钥匙”,是广大党员、干部锤炼党性的“大熔炉”,是纯洁党风的“净化器”。我们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政治建设为统领,全面推进党的各项建设。当前,反对自由主义,最大最重要最根本的要求,就是要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我们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老实人,做一名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应有的力量。

作者: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

 

 

 

毛泽东研究网声明:本网站属非营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毛泽东研究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版权所有:湖南省毛泽东研究中心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德雅路浏河村37号 邮编:410003
e-mail:mzdyjw@sina.com 湘ICP备19020649号-1
主管: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湖南省毛泽东研究中心 总访问量: 位访问